2004年和平文告撮要 (兼談國際刑事法庭的出現)

2004年1月                                                                                                                                                                                                  

 
二○○四年世界和平日文告內容撮要
主題──和平教育:永遠合時的任務
葉麗珊撮譯
 
1.          和平是可能的,故它亦是任務,而為要達致和平必須從教育入手。這項委身是基督徒的信仰的中心,因宣講基督便是宣告「基督是我們的和平」(弗2:14)及祂和平的福音,並召叫人們成為「締造和平的人」(瑪5:9)。《和平於世》通諭曾指出,和平建基於真理、正義、仁愛及自由,這些理想都是教育和平的教導。
 
2.          教育守法。教育和平現更急需尊重國際秩序及尊重有關權力機關的任務。人類文明促使各社群透過協議,來解決爭端,為眾國家的法律亦而漸生。國際法中更訂定普遍的原則,最主要的便是:協定自由簽署便需遵守。否則,不守法會弄致採用暴力。
 
3.          尊重法律。第二次大戰中種種駭人的侵犯人性事件,讓各國政府深感共同承擔保衛和平的責任,引致聯合國的出現,以制止武力的使用。可是,之後,國際社會出現敵對陣營、冷戰、衝突及恐怖襲擊,障礙了實現聯合國的理想。
 
4.          新國際秩序。即使聯合國部份成員國疏於職守,她仍為保障人性尊嚴、民族自由及發展條件而作出了重大的貢獻,並促進非政府組織及人權運動份子合力推動團結和平,繼而鼓勵各國政府實現聯合國的理想。因此,各國應建立更高程度的國際秩序,並讓聯合國成為一個道德中心,促進各國合力發展為一個大家庭的意識。
 
5.          恐怖主義死亡的煎熬。今天,暴力衝突來自非政府的實體(由國家分裂、獨立運動或受訓的犯罪集團而催化成的),特別是恐怖組織的行動,為對話及協商造成障礙。可是,打擊恐佈主義不應局限於壓制及懲罰,更應對恐怖襲擊的原因作勇敢及透徹的分析,以致消除導致採用恐怖手段的不公義原委,並教育人們尊重生命。國際法需發展更有效的法律工具去打擊這些罪行,但手法仍不能違反法治或侵犯人權。
 
6.          教會的貢獻。國際法必須以道德的力量去取締強者的法律,而作適當的懲治及補償受害人,亦應用於侵犯人權而藉國家內政為借口的政府,避免他們逃責。「為締造和平的人,正義的果實,乃是在和平中種植的。」(雅3:18)教會以其教導引領國際法成為人類大家庭的公共福利,並強調國際法作為和平的重要信約。
 
7.          愛的教化。法律是步向和平的第一步,而終點是公義,但公義必須在愛及寬恕中得到滿全,才可脫免於懷恨及殘暴。愛是上主與人建立關係的因由,亦是上主期待著人類的回應,所以,愛是人類關係中至高尚的形式,並提升生活各範疇,以至國際秩序。唯有愛的教化能讓世界得享真正及持久的和平。
反省問題
 
1.          國際法能促進和平嗎?如何?
2.          如何能令各國政府遵從國際法?
3.          你認為導致恐怖襲擊的原因是什麼?如何可以使人們停止採用恐怖襲擊手段?
4.          為建立和平,公義與愛是必要的嗎?為何?
5.          你會如何教育和平?
 
 
 
國際刑事法庭的出現
 
    在人類以為逐漸走向文明進步之際,各種種族滅絕、戰爭殺戮,以及大規模侵犯人權的事件,卻無時無刻不在一幕幕地上演。例如:在盧旺達,軍隊曾對在教堂、醫院和學校尋求庇護的圖西族人進行屠殺,估計單在1994年4月到7月期間,已有近80萬圖西族人被殺戮;在2002年的以巴衝突中,以色列曾以搜捕巴勒斯坦武裝份子和摧毀恐怖份子為名,肆意攻擊轟炸巴勒斯坦平民地區,使難民營和市鎮變成廢墟,不理人民的死活,更包圍主誕堂,向聖堂建築物開火;在與我們關係密切的中國大陸,1989年的「六四」屠殺悲劇依然令人難忘……
 
    這些事件手法惡毒、性質殘暴,已超越了為維護所謂「國家主權」、「國家安全」及「社會穩定」所必須採取的手段,直接衝擊著人類的生命尊嚴、社會的和諧安定,實在有必要作出制止。但可惜,很多犯了反人類、反人道罪行的軍、政領導人卻輕易地可以透過種種方法,免受法律的追究。這種「逃責」情況之所以發生,有的是因為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將侵犯人權的罪行合法化,亦有的因為官員貪污、司法制度不健全或前政府的軍事恐嚇等等,而輕易地特赦了那些人權罪犯。在全球多個國家,因為「逃責」機制的存在,各種反人道罪行正不斷地發生。
 
基於此,聯合國各成員國於2002年,在海牙正式成立了「國際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ICC),正是要制止這種人權侵犯者經常免於起訴的情況,使那些由於戰亂、恐嚇或因各種政治、司法原因而備受蹂躪的人民,得到伸張公義的機會。
 
制止「逃責」,尋求公義
 
其實,縱容「逃責」也是一種侵犯人權的行為。同時,它亦傳達了一個非常壞的訊息,就是:容許殘暴行為發生、對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不施以懲戒,更強化了一個不正確的觀念,令人認為此等行為是國家所允許;或者政府或有關機構可以任意殺戮、虐待、奴役人民或迫使其失蹤,而毋須懼怕要為此負上責任。
 
而事實上,人權被侵犯的受害者亦有得到公義的權利。公義的權利是指,家屬及/或遭受嚴重虐待的受害者,能夠就所受到的侵犯,追討賠償。政府應調查、檢控及懲罰那些犯下人權罪的人。公義的權利也指受害人和罪犯,均有同等的機會出席審訊,敘述他們如何遭受虐待或(如果是罪犯)為他們的行為作出解釋。而有關的行為最終會由一個獨立的司法機構去裁定它是對還是錯。
 
從聯合國首次設立臨時法庭,審訊二次大戰戰爭罪行(德國「紐倫堡審判」和日本「東京審判」)開始,聯合國各國政府正逐步嘗試在某些環境下推行公義的權利。過去幾年,聯合國又成立了兩個臨時國際法庭,審判前南斯拉夫及盧旺達所發生的反人道罪行。兩個法庭對那些曾經命令、參與嚴重侵犯人權罪行的軍、政領袖,均曾作出檢控、審判及監禁。例如:在盧旺達的屠殺事件中,現時已有約3000人接受了審判;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目前亦在海牙前南戰犯國際法庭,為其所犯的種族屠殺、戰爭罪行接受審判。
 
這類法庭有效地提倡了一個概念,就是:如果有足夠的人民願意反抗「逃責」行為,「逃責」是可以被遏止的。例如:前智利獨裁者皮諾切特在渡過二十多年「無法無天」的日子後,在民眾的努力下,其一直享有的免於起訴終身豁免權,終被法院褫奪了。雖然智利最高法院最終因皮氏的健康理由而不追究其刑事責任,但至少使人權侵犯者知道,他們所犯的罪行是不會輕易地得到「特赦」。不過,前南斯拉夫和盧旺達法庭只可以處理在某些地點及某段期間發生的罪行。基於這項限制,成立一個永久性的國際刑事法庭,以確保「逃責」行為在全球每個角落都受到譴責,便顯得十分重要。
 
1998年7月,全球近160個國家在羅馬出席了起草設立ICC條約的會議。經過5個星期的緊張談判,120個國家投票贊成採用這項《羅馬規約》(Rome Statute),7個國家反對(包括中國、美國、伊拉克等)。由於ICC若要正式成立,必須有60個國家確認批准這項規約。故此,直到2002年4月,當全球有60個國家確認了規約,ICC才於2002年7月1日正式開始運作。而直到2003年9月初,已有139個國家簽署了規約,其中92個國家更已經確認批准了。
 
根據規定,ICC有權起訴的罪行包括種族滅絕罪、戰爭罪及反人道罪,不理犯罪行為在本土內有沒有對此類罪行的處罰規定,亦不理被告的官職大小,ICC都有權對犯下這些罪行的人作出審訊。基本上,ICC是不會取代國家的法庭,只會在這些國家未能起訴有關罪行時才介入,使那些人權侵犯罪得到法律的制裁。
 
制止「逃責」,有賴每一個人的參與
 
這項制止「逃責」的運動之所以能夠得到突破的發展,是有賴一班人權受害者及其家屬的努力。例如:七十年代中期,阿根廷一群母親因為孩子被軍事獨裁者強迫失蹤,開始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總統府前面的五月廣場上示威。這些婦女最後團結組成了「五月廣場的母親」。該組織啟發了世界各地相關的組織運動。例如:一些孩子在阿爾及利亞安全部隊及準軍事部隊暴行下失蹤的母親,亦冒著官方的威脅及恐嚇為子女討回公道。
 
雖然很多人權侵犯事件,仍未得到政府的回應及糾正,但這些由死難者家屬組成的團體,對全球人權發展所帶來的影響及意義,已遠遠超過與他們所成立的目的,亦使更多人明白:只要不放棄爭取,人民是有力量把事件扭轉過來的。
 
在中國大陸,一班「六四」死難者家屬在擦乾淚水後,亦毅然踏上制止政府「逃責」之路。其實,過去十多年來,這些難屬一直未放棄向政府當局爭取平等對話及依法解決「六四」問題,只是政府一直不予理會,甚至加以壓制。早在四年前,他們更依據中國法律,向最高人民檢察院請求立案偵查「六四」事件。雖然至今都得不到檢察機關的半點回應,但他們仍然珍惜著公民的應有權利,繼續作出爭取,目的是阻止侵犯人權甚至大規模的屠殺事件再度發生,讓其他家庭不再遭遇同樣的苦難!
 
ICC的成立,以及這些人權受害者及其家屬所做的工作,只是第一步。目前,美國、中國等國家仍未簽署加入《羅馬規約》。美國更為了使其士兵及公民得到司法豁免權,運用其霸權,暫停對35個國家的軍事援助,原因是這些國家拒絕保證給美國人免受起訴的豁免權。故此,要令到這些強國不會恃勢侵犯人權,加入並尊重ICC,使戰亂、殺戳、大規模侵犯人權事件得到遏制,還有賴每一個人的努力!
 
         你可以登入「國際特赦組織」的網頁:http:// www.amnesty.org/icc。聯署要求尚未確認規約的國家儘快確認。
 
(資料來源:《制止政府逃責---從阿根廷白頭巾運動到中國天安門母親運動》。出版:天安門母親運動。2002年。如欲查看更多資料,可聯絡本會購買本書,定價港幣30元,或瀏覽中國人權的網頁:http://www.hrichin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