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香港人的遭遇

羅淑儀

 

在菲律賓的監獄裏,有些需要我們去關注,却被大家遺忘了的香港人,故事要從兩年前說起。

 

20167月中,有四名香港人在蘇碧灣一艘漁船上被拘捕,被控製毒及藏毒。當晚菲律賓總察總長親自帶隊,還邀請傳媒上船拍攝,警方指在其中一人的背囊搜出一袋冰毒,亦在船上發現一部製毒機器。這四名香港人已還柙兩年,正經歷漫長的審訊,一旦定罪,最高會面臨終身監禁 

 

四人的家屬堅稱他們清白,因為案中疑點重重。四人中,有三人是漁民出身,一位是建築工人,他們在兩年接到一份工作,幫人去菲律賓駕駛一艘中國漁船返回大陸。不過抵達馬尼拉後,接頭人說文件未辦妥,安排他們入住酒店,一星期後才出發至蘇碧灣,由一位受僱的船家開小艇送他們上涉案的漁船,一上船,他們隨即被捕。控方指當局是在海灣上截獲漁船的,但受僱船家的證供,就指案發前幾個月已經見到那艘漁船停泊在海灣,而且四人上船之前,他看見最少有另外三人已經在船上 

 

案中另一疑點,是當地一家電視台拍攝到一段影片,清楚顯示執法人員第一次搜查背囊時,並無找到毒品。另一家電視台的記者亦作供指,在搜不出毒品約半小時後,執法人員在船尾究然看見有一包毒品被放在背囊上 

 

雖然警方證供充滿漏洞,但要打這場官司,兩年來困難重重,最初家屬連律師都找不到,後來輾轉得到馬尼拉市議員洪英鐘幫忙,才找到律師幫忙。洪英鐘解釋,因為菲總統杜特爾特以鐵腕掃毒政策,很多律師害怕得罪政府,不敢接毒品案,因為政府可能會認為他們幫助毒販。有些報道亦指有律師因打毒品案而被殺害,或者受到壓力 

 

不只律師,連主審法官也收到死亡恐嚇,至中途要更換法官。有電視台記者即使家屬哀求,亦不願出庭作供 

 

四人在囚兩年,監獄擠迫,沒有活動空間,一張牀睡六人,還要付錢,否則只能「瞓地」,看病買藥要付錢,喝乾淨水、日常生活用品都要付要錢,就連過時過節也要給活動贊助費 

 

審訊何時了結,依然未知,面對漫長的審訊和惡劣的待遇,四人的的精神和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家屬兩年來奔波往還,聽審、探監,經濟壓力亦越來越大,其中一人的女兒為此而放棄升學,希望多掙點錢幫爸爸打官司。她們也曾寫過信給兩任特首,希望見面... 

 

或者他們的遭遇很遙遠,不過即使是在囚者,也應該得到符合人性的待遇,亦應該得到公平的審訊,這不應該是只是一則新聞報道,這是活生生的故事,我們對這些無聲者,可以關心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