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年,你們過得怎麼樣?

 羅淑儀

 

       回歸二十一年,有人說,香港迎上了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的發展機遇,還有基建帶動經濟發展。是的,耗資八百多億元的高鐵令香港與大陸接軌,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剛在立法會被「強勢」通過名正言順的打開了「書同文、車同軌」的時代﹔還有工程錯漏百出的沙中線、創新科技的發展…。

 

不過只要一轉身,走入大街小巷,你會看見很不一樣的光景,讓筆者說兩個故事 

 

 66歲的玲姐是外判清潔工,家是深水埗一間劏房,劏房位處一個僭建的閣樓,幽暗的空間裏,間出了十多間面積只有四、五十呎的小房間。玲姐睡的地方其實是半塊不足兩呎的床板,另一半是她放家檔用的。房內有個長期漏水的馬桶,由於戶戶的馬桶和污水渠都不合規格,整個閣樓的地板長期水浸,還發出像沼氣般的氣味。這個「家」,月租要2,500大元 

 

 聯合國早已把住房權列為基本人權,根據《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適足住房權」是指任何人都有和平、安全而有尊嚴地居住在某處的權利。玲姐能住好一點嗎?不是不可以,不過基層市民生活朝不保夕,擔心病痛、擔心失業,他們寧願留多個錢在身邊,寧願犧牲居住的尊嚴。你只要走到一些基層社區,像玲姐的居住環境,比比皆是

 

這是回歸以來,人均居住面積越來越小,基層越住越不堪的香港

 

 一個故事,是關於安老院舍的。八十多歲的貴田叔,妻子患上白血病,自己雙腿也不良於行,2015年社工為兩老申請入住安老院舍,領取綜援的他,為了省錢給妻子買藥,貴田叔連送飯服務都不敢用。每天下午,他就拉著手推車,忍著脚痛,蹣跚地走三十分鐘去領取免費飯盒。至於院舍,老人家還在等。去年年護理安老院的輪候時間,已達39個月,比2005年董建華落任時的34個月,更長 

 

 而十二年間,輪候的長者人數亦多了接近17,000人,不過十二年來, 各類資助護理安老宿位只增加了7,733個,當中接近一半由過去長者宿舍和安老院轉型而來的,實際新建的院舍只有28間,宿位只得2,055 

 

當然政府也鼓勵居家安老,不過在等候各類居家安老服務的人數,亦越來越多,長者在排的隊也越來越多 

 

 每屆政府都說要老有所依,要增加院舍,這些數字又告訴我們甚麼?政府就連一個跟安老宿位和人口比例掛鈎的規劃也交不出來。坐擁過千億盈餘,是不為也?還是實不能也

 

 回歸21年,我們兄弟中最小的一個,你們過得怎麼樣?讓我們仰望十字架上受苦的基督,想想︰「因為我餓了,你們給了我吃的;我渴了,你們給了我喝的;我作客,你們收留了我:36我赤身露體,你們給了我穿的;我患病,你們看顧了我;我在監裡;你們來探望了我。」 

(25:3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