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大辯論」的幾個問題 (中)

 「土地大辯論」的幾個問題(中)

葉寶琳

聖座於517日發表《經濟和金融問題》的新文件,譴責許多不義現象,包括損人利己的牟利行為和不平等的經濟模式,重申經濟不應被視為一種權力工具,而應成為服務的途徑。土地使用也是一樣,不應成為炒賣工具。

上星期本欄提出了「土地大辯論」的兩個問題,今次繼續討論:

3. 以公私營合作開發發展商囤積多年的農地,如何避免利益輸送?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下稱土供組)提出18個土地供應選項包括以公私營合作開發發展商擁有的新界農地,即是政府提供基建,發展商就須承諾在其項目中替政府興建一定比例的可負擔房屋(例如「港人首置上車盤」或居屋單位),而建築及相關費用則由發展商承擔。

政府評估發展商現持有新界農地面積不少於1000公頃,《明報》早前根據公司年報等資料,發現恒基地產持有農地主要分佈古洞北、粉嶺北等,涉及面積達4490萬方呎,新鴻基地產則有2800萬方呎,而新世界和長實也各有約1740萬和1340萬方呎,即是這四家發展擁有合共超過1億平方呎。

農地地價和市區可用作建屋的地價完全不同,就以去年上水新樂街賣地為例,土地是住宅乙類用途(中密度發展),地價每平方呎近60萬元,但政府現時的農地收地賠償只是每平方呎1040元。即是說,如果政府容許發展商將不能建屋的農地,開發成住宅用地,即是讓發展商即時獲數百倍利潤。

事實上,有許多發展商所擁有的土地,是多年前以極低價向原居民購入,其中有不少是長年空置「曬太陽」囤積的,其目的就是待價而沽。把土地空置,本身已是不公義,如果再進一步,政府把公帑變相「獎勵」囤地的發展商,讓他們以極低成本賺大錢,這豈會是公義的安排?

當然,筆者也不同意把這大片農地空置,但公私營合作以外,是否可以有其他可能性?例如最近也有人提出,政府可動用《土地收回條例》,不論大地產商或小農,都以同一價錢由政府收購,收地後再統一規劃發展,相信這是較公私營發展更公平。

 

4. 私人遊樂場土地,不應成為權貴會所

 

全港現時共有66幅私人遊樂場契約用地,其中39幅合共佔地67公頃,由社福機構、體育總會、制服團體等社區組織使用,以「半公共」性質營運,如較多市民使用的南華會便是其中之一。另外的27幅用地則由私人體育會使用,它們雖然數目較少,但合共佔地已有341公頃,當中備受爭議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已佔172公頃。

1979年行政局的解密文件,說明了私人遊樂場的出現,是為了服務是中上階層及商人,因此這些會所,多年來可獲政府以免地價或象徵式地價批出。如粉嶺高球場,每年只需付1000元地價,但其會籍最近已炒至1700萬元。若政府繼續提供大幅地價補貼,只讓一小撮人享用,這是土地的公義分配嗎?

 

(「土地大辯論」系列 三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