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戰退化中的中梵協議

 

鍾炳霖

 

中梵協議的簽訂只聞樓梯響,中方遲遲定不出簽署日期,引起揣測中方簽署協議的誠意。自從教宗方濟各表示關心中國教會,縱使中共違反人權事例罄竹難書,亦慣常違約,具體違約事例可見之於多番扭曲香港施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作為香港人,已深受其苦,然而梵蒂岡仍表現鴻圖大志,奮力製造簽署協議的積極條件。

 

比如,在梵蒂岡國務卿安排訪問中,將原本相當堅實平衡地表達天主教宗教立場及運作宗旨的《教宗本篤十六世致中國教會信函》,只突出有利建交及中國喜歡聽的訊息,指教宗本篤十六世說的「所有為中國所做的工作都是為了兩個團體的共融,以及與普世教會和教宗的共融」,詮釋為簽署協議梵方的正面訊息,但不提信函中也警醒中國教會「但同時,也不能、不應該置身於為正義而奮鬥的範圍之外」這些會引起極權中共警戒的觀點。此外,梵蒂岡宗座科學院院長索龍多主教更大讚中國「捍衛人類尊嚴」,甚至稱在中國看不到貧民區及毒品問題。是耶非耶,相信識者自會論斷。

 

教宗方濟各關心中國教會,原是目標純正。可是,時事評論員桑普指出,中共統戰功夫厲害,中共會看你品味志趣如何,比如天主教想增加內地教友數目,在中共看來就是天主教的死穴,估計無論要天主教會做甚麼,包括丟棄原則,都會〝心悅誠服〞地去做!中梵協議的構想不幸地就建築在這死穴上。於是,就產生了什麼「(簽協議)教會能獲得自由,好能正常地生活並同教宗保持共融」的念頭。(鹽與光:聖座國務卿談梵中談判的進展狀況)

 

其實,在極權的中國,仰人鼻息,區區一個脆弱協議又怎能保証自由?協議條件之一為承認中國共產黨任命的7名主教,包括已受絕罰的,更有兩位已與女友產下子女的,兼且宗教事務為黨委把持,主教以至教友要先忠於黨,又是什麼的宗教正常生活?協議若得教宗支持,一向忠於教宗的地下教會教友一是違反意願地加入教宗在協議下支持的地上教會,一是不能再稱自己為教宗的追隨者而留在地下教會,造成真正的裂教,那何來同教宗保持共融?

 

梵蒂岡對簽署協議的熱切,中共應感手到拿來。但是,正談協議的同時,中國各省各地紛紛傳來拆十字架、關閉聖堂、毆打教友及種種廹害行徑,你可以說是統戰的聯絡一大片(教廷) ,然後打擊各小片的手段。卻原來,2月頭執行新《宗教事務條例》,假借「中國化」和「法治」之名,對宗教發展進行嚴厲監控,如嚴禁未成年人信教、強行在全國多個宗教活動場所安裝攝像裝置、禁售《聖經》、領導班子要堅持政治上靠得住、關鍵時起作用(向政府歸邊)的標準等;3月拘留脅迫梵蒂岡祝聖的主教讓位與7位非法主教;321日中共中央印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目的是全面貫徹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統一領導﹚,以中央統戰部取替了國家宗教事務局。那麼,除了對已籠絡了的天主教廷的〝一大片〞沒有一絲懷柔尊重外,習近平更將統戰手法退化到純威權的施為,一派不需要向任何人承諾什麼的霸道行徑。

 

 

梵蒂岡諸公,還不死心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