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棟篤笑到香港樓市

吳偉傑

 

早前有棟篤笑的表演因受到黃牛黨的影響致一票難求,結果表演者加場,售出十五萬入場券以打擊炒賣,使人聯想到香港樓市是否也可用大量供應來平息樓價炒風? 事實上港府的一貫政策就是以增加供應為主,近日有關土地政策的咨詢,就是環繞着如何增加土地供應,但問題是土地的供應是否如棟篤笑的場次一樣隨時可以迅速增加呢?答案明顯是否定的,所謂增加土地供應(尤其短期內)只是把原有土地用途改變而已,但這牽涉到利益衝突:如使用哥爾夫球場土地或棕地等,又或者不同價值觀和取向:如挪用郊野公園土地。無論是利益還是價值觀之爭,都絕非搞些辯論可以解決的,更何況土地在香港是極珍貴資源,牽涉巨大利益,又怎可能是一般市民來一次口水戰就能成事的呢?難怪這場所謂土地大辯論很多人認為都是徒具姿勢而已,事實上從諮詢文件可以看到,雖然各種選項利害分陳,但最重要的數據估算完全欠奉,咨詢的用意實在令人懷疑!

 

再者香港今日的居住問題,是否主要源於土地供應不足呢?有研究指出香港房子單位的數量遠高於家庭住戶數目,所以居住問題並非源於供應不足而是分配不均,所以應該把視線由供應轉向需求方面,一直以來筆者都不明白既然說樓價遠高於一般市民的負擔能力,香港是連續八年全球最難買樓的城市,負擔比率為19.4,早巳拋離其他城市,那麼需求應該不足,價格因何持續飆升呢 

 

近日無意中看到阿里巴巴創瓣人馬雲去年在浙江全球峰會上的一段演講,他提到八年後在中國什麼最不值錢,原來首先就是房屋,因為中國的人口結構日漸老化,上一代的房產,到下一代時需求已經減少,長此下去,樓宇的價值如何維持?事實上,近期的報道也回應這種思維,雖然國內的計劃生育政策已經調整,但出生率並未回升,這和一般經濟成熟的國家情況一致。同時他亦提出其他不值錢的還有汽車和現金,當然他的說法也遇到很多反駁,不過最重要的是他提到八至十年後最昂貴的會是什麼?竟然就是清潔的空氣、乾淨的水、安全的食物和醫院的病床,筆者順道看看相關的評論,想不到第一個評論就說:其實樓宇還是有價的,但要在有清㓗的空氣、乾淨的水、安全食物和充足醫院病床的地方!這一下子筆者就恍然大悟了,試問在中國,尤其是一線城市中、哪裏確保有清新空氣、潔淨的水、安全食物和良好醫療呢?相信大家都心領神會,怪不得以今時今日香港近乎不合理的樓價仍然可以持續拾級而上! 其實很多報道和評論都已指出,支持樓價持續上升的是「新香港人」,他們有強勁的購買力和非常進取的野心,也能避過重重辣招,根據報導,很多國內超級富豪都以天價在港置業、試問以舉國的財力相比,香港有限的地產市場如何招架?即使土地增加,最後又會花落誰家呢